【作者文集】
【作者资料】
共计2651
 
冬风咋奈弄春柔
——带雨的云
  
《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千零一》
第931篇冬风咋奈弄春柔
  
老天爷供子民山川河流、土地物产,青山绿水、蓝天白云,真好的老天爷啊,可也有不足处,叫做缺点。啥也跳不出“一分为二”,好端端的蓝天白云,偏玩暴雨磅礴、山崩地坼,令民不聊生;四季如春特合人意,偏弄个刺骨寒风、汗流浃背;彼此和谐快活,却让人你争我夺、斗个不休。
这不能算“一分为二”吗?
我老几,老天爷当然不搭我,可事实摆在那里。
“有人欢喜有人愁”是事实。天居然不喜欢真正的实事求是,说了他的不足处便蹙眉瞪眼,轰隆隆、哗啦啦的击雷打闪,要人家说他十全十美,毫无瑕疵,何苦,要人家把好事归他,坏事属别人。
咋“有人欢喜有人愁”呢?不就因为有不足处。
要不然,咋不同群体各自痛痒不同。咦!似闻声色俱厉的辱骂声:“胡说八道、无中生有。屋倒桥塌、地陷山崩对谁也没好处,咋会有人欢喜有人愁,有谁喜欢灾难,哪个让人欢喜了,哪个让人愁了,简直是胡编乱造,是造谣中伤陷害,完完全全是颠倒是非、混淆黑白!”
我要打颤了,骂得好凌厉啊。
咯噔一下后驳回:“咋没有?不是你不是我,还有他呀!”
比如房屋被灾害毁了,无需动员拆迁。省了许多事还省了一大笔费用就有人欢喜,不是我烧的我出什么拆迁费!灾难确实有人偷偷的笑,一次次拨来的银两能趁机捞一把,他们躲起来笑,笑得可欢呢。
近处一次火灾就闻“烧得好!”
为大火叫好为啥,建成一片新房白纸上画新图,大大的政绩啊。好不容易琢磨出其中道理。大火烧了更有开发价值,意料之外的收益。屋是自己烧的,无需拆迁的这个那个许许多多开支,勾结起来承包大大的油水,可以二一添作五、三一三十一按份额分成,老老的。
为大火叫好的那人脑袋瓜子好灵光。
又如百姓喜天下太平有人却喜动乱,越乱越兴高采烈,乱中渔利呗。如百姓喜和气生财与协调,可有人特喜打打斗斗,也是能乱中得利呗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坐山观虎斗呗,能趁机捞一把得到好处呗。
听说北京颐和园就是满清宦官放的火,趁外国人掠夺放把火,平日悄悄盗窃的岂不一笔勾销。
看是公心还是私心。
处心积虑者乃非正常观念之人,他们能从不协调中趁机捞一把。特殊材料制成者的特殊本领,比如汉奸在外敌侵入时就偷偷的笑,从商者可以趁交通断绝、物资匮乏之际,走私运输、投机倒把发国难财,从政与窥伺江山者,更能够利用敌人消耗政敌的有生力量,趁他们精疲力尽之时,机夺取江山社稷坐天下。
啊,说得太接地气了。
太接地气是好事又是坏事,一些人不顺耳,给来个屏蔽。
关系到军政经济社会制度的话太敏感,不说,说气候冷暖既接地气又没牵连。不记得哪天,寒意索索的一个夜晚,我睡在暖和的被窝里,冬天咋像春天暖烘烘的?院子里毛毛细雨中,树叶已经一片片飘零,只剩冬青还在挣扎着,不甘心枯槁去。
  啊,今夜冬风胜春柔。
我说的是我的被窝里。忽然灵感把这写成短文。
因为身体,许多时日没写轻松舒展的,总那么兮兮和压抑的,或嘻嘻哈哈的调侃文,或骂骂咧咧的杂文,已有网站从欢迎变得冷冰冰,甚至不让我登陆了,投稿的大门关得严严的,对我关门大吉:“没有这个账号”“密码账号不对”等等,多少年投稿,咋突然没了我的账号?
或把我的文章屏蔽,看见目录却打不开内容。
“冬风咋奈弄春柔”这样的内容,不知是否能 列入“与天斗其乐无穷”。
“弄春柔”是咋回事呀?嘿嘿,绕了个大弯,是这样的:冬天的寒风为难我,让在冰凉的被褥里蜷缩哆嗦,偏不买与他对抗,把被褥弄得热乎乎冬天如同春天。最早是盐水瓶、汤婆子,后来是热水袋、电热宝,再再是电热毯、取暖器,再再再是空调。
我八十又四的耄耋年,寻得一窍门。
“春柔”不再需盐水瓶汤婆子等的帮助,靠自己活动身体让自身的血流畅通而暖和。人的腿脚相当于一个“小心脏”,能辅助血液循环,所以有“人老先老腿”之说,腿如果偷懒不肯尽义务,人们就得受冷被窝的虐待,甚至“先老”。
上不了运动场,窍门是腿脚在被窝里锻炼,让腿脚抻抻放放、收收缩缩。
收缩抻放果然起作用了,热流从脚趾脚跟、脚面脚底、脚踝小腿开始,渐渐上升到大腿屁股,起初是隐隐约约的发热,渐渐的似是一股血流往上闯,再往上,往上闯,发散到大腿、屁股、腰。
热流不就是血液流通吗?
我明白了“小心脏”的价值,能辅助心脏输送血液,于是产生了热。不仅是热,还输送了养分,没有养分,机体怎能不枯萎呢。我有点贪心,再抻,再抻,巴不得能够抻个全身热乎乎,可是不行了?;腥幻靼坠?,腰以上有着主心脏呢,无需它多事,只许它配合?!疤肪旄鞴芤欢巍甭?不知道,也许,与社会一样不许僭越。
啊,被窝里暖烘烘如同春天。
不是被窝热了我而是我我热了被窝。青年中年壮年时需盐水瓶帮助,耄耋老人反而不需要了,身上热烘烘的。于是想,还要它们做什么?谢过它们曾帮助我之后:歇冬去吧,诸位陪我几十年也够辛苦的,该放你们假了,若不劳逸结合,让过度劳累万一产生不满情绪,比如电热毯“短路”烧起来了,我岂不遭殃。
我好得意,冬风糟想践我,没门!
于是深深觉得,冬风咋奈弄春柔。我的被窝里不是如同春天吗?啰嗦那么久,其实就是抻腿让血脉畅通??季投盗说?,谁还往下看,眼球岂不转到情情爱爱的文章陶醉去。曲径通幽才有滋味呗。公园的路径都是弯弯曲曲、高高低低,这里婆娑的树林,再是台阶高坡、水榭楼台,滋味就在曲折,一马平川有什么玩头。
游戏也是,曲折才能惊喜。
文字本来就是游戏,所以古人主张“人要直、文贵曲”。现代人哪不喜欢曲折含蓄,一味直白咋给人思考琢磨、推敲回味的快乐,“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就是回味的快乐,树立于世界文学巅峰的中国传统。若是能具话外话、音外音,就更是其味无穷,乐滋滋也。
不说了,来首打油诗凑趣。
  今夜冬风胜春柔,淅沥细雨淌窗口;
  都言天公不偏倚,天公哪知我心头。
  窗外冬青似抹油,菊蕾焦黄柳变瘦;
  袅袅娜娜雨丝舞,竟能窗前解眉皱。
··
寒风索索威风抖,不卖你账弄春柔;
被窝里面能运动,抻腿缩腿通血流。
电热器们你且走,小心脏会帮解忧;
寒风索索却不冷,被窝里面享春柔。
··
  年年冬初纷落柳,片片叶落引人忧;
  谁说冬后必萧瑟,今夜冬风胜春柔。
  年过八三白满头,兴致勃勃写冬愁;
天公怜惜关照我,为我浓浓春意留。
  
  
  《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千零一》
  //blog.sina.com.cn/dydyabc
 
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。